我那么拼,是因为我想自己做决定

2016.10.12 19:44:04 Wednesday 235 views

可是我没有,因为我没钱。

认识一个朋友,踏入社会比较早,所以学历没有很高,在这个社会,没有学历就相当于进不了写字楼,年轻人抱怨枯燥的朝九晚五,他们都不可能享受。留给他们的,更多都是工厂流水线的工作。

我来自农村,文化水平普遍没有很高,能到外地上大学就像走出了大山。像我一样的人很少,大多初中毕业就辍学,到城市打工赚钱,然后在 20 岁出头时结婚生子,重复着上一辈人的人生,我的这个朋友便是这样。

他本是我一起上学的同桌,没考上县里的高中,便没有在继续念书,收拾了行李,背着塞满了土特产的背包,远赴广东,说是到一家电子厂组装器械,因为他的叔叔在那里干了十多年,他去的话,一个月可以给两千多,包住不包吃,技术熟练了可以涨。

所以,我们的路就此不同了,其实,我也没有考上高中,因为我们两个都是学渣,除了不听课什么都干,不同的是,我的父亲深知念书重要,找人托关系,花了不少钱,把我弄进了县里的高中。

四年高中(复读一年)加上两年大学,六年来,我一直在心里感谢自己那个开明的父亲,如果不是他当初态度坚决,可能我也是进厂打工,可能也找个村姑结婚生子了。

相比我,他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他比我少了一个开明的爹。

记得是 10 年的夏天,我们初中毕业,一起去县里做升学体检,那时候他已经订了去广州的火车票,去体检是我执意要求。

我就想再一起出去浪一次,可能也是最后一次。

体检后安排自行回家,那时候我们只有 16 岁,我要求玩一天再回去,晚上可以住宾馆,反正两个男生又不会被拐骗,他不肯,要回家,说没意思。

我坚持了半天,最后留下他的理由是县里的网吧屏幕大,椅子像沙发一样舒服。

晚上我们在县高中对面一家饭店里,要了几个菜,几瓶啤酒,两碗面。

这个搭配,跟我们逃课出去时在镇上吃的一样。

因为稚嫩,根本不知道县里饭店的菜是什么样的,所以连点的那几个菜,也跟镇上时一样,生怕不好吃,或者价格太黑。

“你想上高中吗?向他们一样”我抬眼色给他看对面学校进进出出的高中生。

“不想,我叔说去他那里他会给我弄好住的地方,我干活就给钱,我爸说前两个月的工资不用交给家里,我自己花,买衣服,买好烟,到时候给你带几包回来。”

他头也没抬的跟我说,根本不想看一眼学校。

“我抽烟不多,高中学校不允许,查的也严,还听说逃课多了就要被开除,你自己留着吧。”我给他倒满一杯啤酒,看着他继续低着吃面的头。

“那我抽烟,也没人管我,想抽就抽,想想就挺高兴的。”说罢,他抬起头冲我得意的笑。

可我看到的是满脸的尴尬。

两个人在一起久了,他是不是在说谎,闭着眼都能看出来。

其实我知道,他也想上高中,他根本不想去电子厂打工,谁都知道,如果不上学了,以后的路会很难走。

听我妈说,他要求过他的父亲想办法让他也上高中,像隔壁家的我一样。

得到的只是父亲的否定,以及好几个小时的上学无用论。不如早些出去挣钱,攒几年钱回家结婚生孩子,“任务”也就完成了。

那晚我们是在县里的网吧度过的,后半夜我困得睡着了,但我知道,他一夜没睡。

第二天,我们坐了最早的班车回家。几天后我再去找他,却被告知他已经去广东了。我被不辞而别。

那段时间我很疑惑,他走为什么都不跟我说一声,一起逃课一起上网,感情不是挺好的吗,他为什么会这样做。

那时年纪小,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他生气了。

后来上了高中,渐渐地明白了他不辞而别的原因。

自那以后,我有很多年没有见过他。不是他过年没回家,就是我补习到年底。

而且,从那以后,我再也没见过他的 QQ 头像亮过。六年间,他到底去了哪里,都做过什么工作,我都不知道。到现在我的社交方式从 QQ 变成微信,也没有联系上他。

也可能是这几年只顾着做自己的事情,并没有刻意找过他。

我不知道他过得好不好,但我知道他走的时候,一定是不开心的。

他曾经跟我说过“老子的梦想,就是有一天在镇上开家最大的网吧,每天挣的钱数不完。”

他是想走自己的路,可是被现实击败。

在这个世界上,又有多少人像他一样呢,因为没钱,所以没有能力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只能无奈的接受安排。

活在一个自己不喜欢的环境里,做着自己不喜欢的事,违背着自己的心。

这个世界很大,你昨天认识的那个人,可能今天正在努力,明天出现在你的面前,然后吓你一跳。

是的,他出现了,他终于出现了。

时间是在去年寒假,我回家过年,他回家……结婚。

婚礼前,他有邀请村里的年轻小伙子都去他家里聚餐,这是我们那边的习俗,我作为同龄人,带着黑框眼镜格格不入的同龄人,也收到了邀请。

见到他的第一印象,是他变了,变得社会,变得世俗,变得圆滑,变得跟以前全不一样,变得没有棱角没有刺儿,不过,那是成熟。

显然他是忘记了我们之前铁到不行的关系,忘记了我们在县城网吧度过的那一夜。

席间,他只是把我当个知识分子好生招待,像桌上那些已经成家的那些大哥二哥一样。

吃饭过程中我没怎么说话,只是礼貌性的挨个跟桌上的人碰了杯,酒过三巡,还能清醒的听他们在聊什么,我明知,他们一定会聊到朋友这几年都做了什么,过得怎么样,这才是我最想知道的。

因为是做东,轮流被碰酒,很快他就进入微醺,酒喝多了话就多,我喝酒多年总结的经验,每个人都不例外(不相信可以验证)。

听到最后,他只是粗略的说了这几年的工作。

下学那年先是去了广东电子厂,呆了半年觉得没有出路,去浙江找了另外一个亲戚,在服装厂里踩机器,呆了一年多。后来家人安排他去舟山岛上做电焊,说焊船工资很高,于是去了舟山。

在舟山干了不到一年,工作失误胳膊烫掉一大块皮,公司赔了一些钱顺便把他开除了。

之后电子商务火爆,他觉得可以尝试,便在网上认识了一个会开网店的朋友,忙前忙后四个月,终于一分钱没挣到,焊船挣的钱也被那个朋友骗的精光。此人从此消失于江湖。

不敢给家里打电话,跟朋友借了八百块钱直接买了去北京的火车票。

他说“去北京就是因为听别人说,在北京弯腰就能捡到钱”。

以为到北京会很容易找到工作。十几天后,身上没有一分钱的他,最终选择了五环外的一个建筑工地。

算算时间,那时候他刚二十岁出头,经历的故事也够写一本书了,成熟的让我感到害怕。

后来他换了工作,不过依然是盖房子,门窗加工。一直做到现在,他说,开始时跟着别人干,搬玻璃搬框子。自己偷偷学会了测量和切割以后,就自己接些小活,到今年回家,已经在打算明年租个院子,再找几个人,尝试接大活。

“在北京做门窗,接小活也能挣到很多钱,因为那是北京,地上都是钱”

他继续说,结了婚先不打算要孩子,家里人有些反对,但是正在协商,这次不会再听他们的了。

他说,没钱生孩子,遭罪的还是孩子。

席散后,我想尝试找他聊聊,不过实在不知道怎么开口,更不知道聊什么话题,于是作罢。

可以想象到,这些年他吃过很多苦。

可能没有工作的时候吃不饱饭,

可能在电子厂时被人欺负,

可能被骗之后睡公园长椅,

可能搬砖的时候汗水泪水一起流。

可能自己毕业以后会吃到很多苦,但我相信绝对不会比他更苦。

回想到六年前,因为家里没钱,父亲替他选择打工,替他选择了他不喜欢的路。

他想自己选择,所以这些年来一直努力,并决定先有钱再要孩子。

他只是想走他自己想走的路,并且不希望子女承受自己承受过的苦难。

我们想要的,其实就是一个可以自由选择的权利。

不用前后思考,只凭自己的意愿去生活。

不用斤斤计较,只买自己最喜欢的东西。

不用任人摆布,只选自己最想走的道路。

所以,努力,奋斗!

亲爱的读者:本文结束了,非常感谢你的阅读。阅读是美意,分享是鼓励,如果觉得本站文章对你有用,请分享文章给你的朋友。你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本站电脑版此前长期一段时间下线了评论功能,目前已经恢复了,如果需要评论请使用手机访问或直接在下方填写,我们万分期待看到你的留言。

你可以通过下方的评论模块与我们进一步交流,评论内容不会公开展示:


亲爱的用户你好,感谢您即将选择由星辰视觉特效工作室——简称星辰视效提供的服务,我们秉承高效率、优质量的理念竭诚为大家提供更好的服务,目前为止我们开拓了视频剪辑、专业调色、影视特效、平面设计、数字绘景、商务印刷、动画渲染、录音配乐等多种业务满足了客户的需要,随时随地欢迎您的咨询与合作,具体事项请及时联系客服微信:kaiwenchat。
同时我们也在全国范围内招募兼职业务员来推广我们的服务,只要你有信心有人脉都可以加入我们的队伍,通过你的介绍所获得的收益,你将取得丰厚的成交分佣,我们鼓励你把它作为一种业余的赚钱手段,具体的事宜还请微信咨询。
亲爱的用户你好,感谢您即将选择由星辰视觉特效工作室——简称星辰视效提供的服务,我们秉承高效率、优质量的理念竭诚为大家提供更好的服务,目前为止我们开拓了视频剪辑、专业调色、影视特效、平面设计、数字绘景、商务印刷、动画渲染、录音配乐等多种业务满足了客户的需要,随时随地欢迎您的咨询与合作,具体事项请及时联系客服微信:kaiwenchat。
提示:当前页面不支持阅读模式。

扫二维码添加微信

★ ★ ★ ★ ★

“感谢你的鼓励与陪伴,我们的坚持才有意义”

创新与发展 – 李开文博客保留所有权利 欢迎各界朋友与本站交换友情链接或在本站投放广告,如有合作意向请直接与站务联系

关于我们 体验新版 站内搜索 关于我们 推广代理 商务合作 淘宝店铺 分享海报 虚拟主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