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北上广深,我们过的不好,但也不坏

2016.06.27 07:09:54 Sunday 338 views

拜拜,上海——对抗与放弃

2015 年 6 月 22 日,我和汉子两人在闸北大悦城吃了最后一顿烤鱼,随后便跳上返乡的火车,匆匆驶离毫无恋念的魔都。像两个逃兵。

汉子的不甘心比我多,他虽不说,我却从他长久未现舒展笑容的脸上读出来了。

汉子从毕业起,在某行做一线柜员,每日强打精神面对胡搅蛮缠的老爷叔;每季度绩效最高,份内份外事都尽职尽责完成;每年底盼望调岗,然而次次落空。当汉子从调岗名单上分析出微妙的内部操作后,如梦方醒:老子凭什么给人当炮灰?

换个角度讲,即使他有幸被选中去别的岗位,也不见得比本地出身的年轻人好做。现如今银行业受到互联网行业的冲击,进入全员营销时代,即便他再努力,比得过本地年轻人随便一个电话拉来亲友几十甚至上百万的存款吗?

过了年,汉子拿着辞职报告,走进行长办公室……而后应聘到某信财富,寻求职业突破。然而长达两年的银行职员合规操作观念深入骨髓,当他目睹同事套取客户证券交易密码、美其名曰帮其盯盘时,汉子的内心防线终于崩塌……于是二度辞职。

某日,汉子指着该信财富的负面新闻给我看,像个先知。晚上,两人翻来覆去各自失眠。突然,汉子说:要不我们回家吧。

这个想法像炸雷,像清风,像一切能够刺激到我们麻木已久神经的东西,更像一根救命稻草,我们想抓住。

我们像煮在温水里的青蛙,周围水温越来越高,忽然生出求生意志,迫切希望在锅盖落下之前跳出去。

其实,我早已体味与这座城市的格格不入。南京东路的车水马龙永不停歇,外滩的灯光秀绚丽夺目,为无数年轻人打造若即若离的幻梦,但这些都不足以打败超市收银大妈的冷眼——她们对客气礼貌的普通话充耳不闻,用方言践行着莫名的排外与孤立。

真正打败我的是工作。我在一家相当规模的民营企业上班。同事中本地年轻人之间互相提点,一旦见到我们外来户即冷脸,工作中有意无意的区别对待颇令人愤懑。

对于外在环境非常敏感的我,每每处于精神高度紧张之中。

直到汉子说出离开上海的建议,我长舒一口气。

人生大部分的抉择很难都经过深思熟虑,然后给出一个最大利益化的完美结果。现实往往是,胸有意气,一拍大腿:豁出去,就这么干了!

你好,郑州——希望与彷徨

说是回家,其实我们来到了省会城市郑州。一如汉子分析的,郑州是一座具有发展潜力的城市:外部交通四通八达,城市建设如火如荼,处处弥漫着推陈出新的渴求气息。同时与此不相称的,除了人们观念的落后——毕竟地处农业大省,还有人才的缺失。

汉子灰暗的眼神有了光彩:家乡在召唤我们呢,去碰碰运气?我说,好啊,说不定郑州是我们的福地。

汉子通过公开笔试和面试,顺利进入本地有名的证券公司,做新三板上市项目。收入可观,工作内容有趣有挑战,职业发展路径明朗,对于无背景无资源的小镇青年,第一次,感受到可以通过自己的双手挣一个未来。消失两年不见的精神头重新回到他的身上。他有了底气:丫头,明年,给你一个家。

而我的发展却没那么顺利。之前在上海做互联网教育,本身这个行业在一线城市处于起步阶段,在郑州更是没有成型。

无奈之下,我考进一家事业单位,坐进办公室。工作清闲,工资够吃饭,同事关系和谐,每天拿着饭盆去食堂吃午饭。本以为一切会按照岁月静好的趋势发展下去,直到那天,我和领导翻脸了。

事出当然有因。我把微信公众号的内容编辑好以后,由于当初注册公众号的运营者信息不是我本人,因此信息的推送需要经领导短信确认。我多次催促,但她百般耽搁,最终导致工作出了纰漏。一向温和的她像疯狗一样咬过来,将责任全推我身上,我当即与她撕了……

后来,很自然,我结束了半年的体制内生活。

福祸相倚。自从今年四月待业以来,我突然多出来许多独处和思考的时间,到了晚上,更是思潮涌动,做梦都梦到自己在疯狂打字,笔下行文如流水。醒来,汉子说:不如你写文章吧,你以前不是写过吗?

醍醐灌顶。我不擅与人打交道,也讨厌为条框束缚。谁说一个人必须朝九晚五上班?一个人必须隶属于集体才有价值?我已经 28 岁了,我该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说干就干,我入驻简书平台。当第一篇首页文章通过时,兴奋地大跳。我花了几年时间努力打造自己成为标准不出错的职场人,战战兢兢等待上司、同事的认可,到头来竟不及一篇短文入选带来的成就感强烈!我想起大学时,自己的文章投给校报,校报编辑给我送来稿费时,周围同学们艳羡的眼神……写作使我找回了久违的激情!

如果没有回到郑州,没有这大把的时光反省,没有置身令我感到舒适安全的环境,我不会有那么多需要倾诉的冲动,很难拿起早已丢掉的笔头,书写自己曾踏足的生命印记。

或许,一些人通过奋斗证明自己,而另外一些人于生活细微处才能体味活着的意义。汉子是前者,我是后者。

前几年“逃离北上广”言论占据各大媒体热榜,近几年“逃回北上广”卷土重来,这样看,我们这代人的基因里,都或多或少具有迁徙的本质?

我不鼓励逃离,但每一段人生经历都不可复制,别人经历过什么,外人无法感同身受,不能给以评判。但若你已打定主意逃离北上广,作为过来人,我想问问:你做好逃离的准备了吗?

一,想清楚自己要什么。你喜欢节奏快、效率高,喜欢陌生新鲜的事物?这些大城市统统会给你。如果你更享受慢节奏生活带来的惬意,那么大城市未必适合你。

二,我们说“逃离北上广”,并不意味着回到小山村、小城镇——其实我也不建议这么做,因为经过几年城市生活锻炼的年轻人,基本已具备城市话语思维习惯,回小地方让你很难找到共同的语言环境。你完全可以选择具有发展潜力的二三线城市。许多二三线城市无论发展模式还是发展方向都在向北上广看齐,在一线城市发展逐渐饱和的态势下,去次一线城市或许有更多的机会。

三,虽说这些二三线城市是快速发展的热土,但毕竟尚未成熟,许多传统弊病一时难以消除。比如其就业环境存在一定就业歧视。除了机关单位考试、私营企业销售岗位以外,人才选择仍然看重出身、资质。汉子本科吉大,研究生浙大,虽然学习专业政治学,但课外通过了司法考试,加上具有金融行业工作经验,面试时考官点名要录取他。这种条件在大城市并不起眼,但在这儿大不一样。再比如官僚气息浓厚,这点是针对机关工作单位来讲的。如果你长期在一线城市打拼,对于这种人情政治会不适应,所以慎重选择与原来工作单位性质差距太大的环境。

四,有时,我们会把规划看得太重要,瞻前顾后,举步维艰,前方是刀山火海还是良田万顷,只有走过去才知道。可以说,我们离开上海并非最好的决定,有得有失,走了弯路,好在没有停下尝试的脚步。于汉子而言,他找到了更适合自己职业发展的土壤,对我而言,还没有明确的发展方向,暂且把这段彷徨时光交给自我提升吧。去健身,去阅读,去写作!年轻,要给自己试错的机会,即使失败,但至少积累了人生经验,也非一无所得。

青年啊,前路漫漫,曙光微露

本文转载

亲爱的读者:本文结束了,非常感谢你的阅读。阅读是美意,分享是鼓励,如果觉得本站文章对你有用,请分享文章给你的朋友。你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本站电脑版此前长期一段时间下线了评论功能,目前已经恢复了,如果需要评论请使用手机访问或直接在下方填写,我们万分期待看到你的留言。

你可以通过下方的评论模块与我们进一步交流,评论内容不会公开展示:


提示:当前页面不支持阅读模式。

扫二维码添加微信

★ ★ ★ ★ ★

“感谢你的鼓励与陪伴,我们的坚持才有意义”

创新与发展 – 我的网络日志保留所有权利 欢迎各界朋友与本站交换友情链接或在本站投放广告,如有合作意向请直接与站务联系

测试文字 体验新版 站内搜索 测试文字 测试文字 测试文字 测试文字 测试文字 虚拟主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