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爱情,你们全搞错了

2016.06.23 08:19:03 Thursday 282 views

关于爱情这件事,你是怎么想的?

爱是什么?爱很难去定义。因为它有着广泛的应用范围,我可以喜爱慢跑,我可以喜爱一本书,一部电影,我可以喜爱肉排,我可以爱我的妻子。但是这爱存在着巨大的不同点,比如,对肉排的爱和对我妻子的爱有显著不同。那就是说,如果我重视肉排,反过来讲,肉排并不会重视我;然而我的妻子呢,她觉得我是她生命中的一颗星星。

因此,只有一种他人的欲望意识,才能够把我视为一个得以被欲望的个体。我知道这些,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可以更准确地把爱情定义为“被欲望的欲望”。于是,这关于爱的永恒难题就是:如何使自己被欲望?如何使自己持续的被欲望?

过去,个体往往透过将自己的生命交由群体规范来寻求这问题的答案。你可以根据你的性别,年龄,和社会地位来扮演某种特定角色,而且你只需要做你的分内之事就可获得整个社群的爱与重视。想想在婚前必须保持贞洁的年轻女人,想想必须听大儿子的话的那最小儿子,而大儿子还是要听家祖长辈的话。但是一种现象开始发生在 13 世纪,主要在西方的文艺复兴时期这种现象引发了人类历史上最大的身份危机,这种现象便是现代性。我们可以通过三步来总结它。

首先,一个理性化的科学研究过程它加快了科技的进步,接着,一个政治的民主化进程促进了个人的权利,最后出现的是经济生产与贸易自由化的理性进程。这三个相互混纺的过程完全推倒了西方社会的所有传统根基,并对个人生活造成巨变现在,个人可以自由地珍爱或蔑视任何态度,任何选择,任何事物。但结果是,他们自己同样也面对了他人的自由,他人用来珍视或贬低他们的自由。换句话说,这曾经通过将自己提交给传统权威而确保了的自我价值现在却被投诸于股票交易所,任人估量。

在个人欲望的自由市场中,我每天都在商议我的个人价值。因此,这造成了当代人的焦虑。他/她总是痴迷于:「我是否可欲?如何可欲?有多少人会爱我?」他/她得如何响应这种焦虑呢?嗯,通过歇斯底里地收集可欲的象征。我把这种与他人一块儿的收集性的行为称作「诱惑资本」。事实上,我们的消费社会很大程度上是建基于诱惑资本之上的。关于这种消费性质,有人说我们的时代是恋物主义的。但这不是真的!我们收藏事物,仅仅只是为了与其他心灵交流!我们这么做,是为了使他们喜欢我们,是为了引诱他人!没有什么还要比让一个青少年买新牛仔裤然后撕到膝盖边更是非唯物主义的,或更令人感伤的了,因为他想博得珍妮弗的青睐。

消费主义不是物质主义。它却是那些以爱神之名牺牲了的或生吞活剥了的一切,或者,不如说是,以诱惑资本的名义。根据这种对当代爱情的观察,我们该如何思考未来的爱情呢?

我们可以想到两种假设:第一个是由赌注组成的,这赌注将加深自恋的资本化过程。很难说这深化过程会采取怎样的形式,因为它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社会与科技的创新,这是难以预测的。但我们仍然可以试着想象一种约会网站,一种有点类似于绩点奖励促销的方案,使用诱惑资本点数,这点数会根据我的某些特质而变,比如年龄、身高/体重比例、学历、薪水、或我网上档案的点击量。我们也可以想象一种对于分手的化学治疗疗程,这种疗程可以缓解恋爱感情。此外顺带一提,在 MTV 上已经有一种类似的节目,在那节目中,诱惑教师将心痛视为一种疾病来治疗。这些教师自称为「把妹达人(pick-upartists)」。「(Artist)艺术家」在法语中意味着「表演艺术家(artiste)」。「Pick-up」意指是勾搭但不是随便勾搭——必须勾搭最靓的。所以他们都是勾搭靓妹的表演艺术家。他们称心痛为「真命天女症(one-itis)」,在英语中,「itis」是「(infection)感染」的字尾,我们可以把 one-itis 译为「被那一人感染」。它是有点恶心啦。事实上,对那些「把妹达人」来说,爱上一个人是在浪费时间,它浪费你的诱惑资本。因此,它必须被根治,就像一种疾病,彷佛发炎一般。我们还可以设想一种拥有浪漫用途的基因组。每个人都会到处拿着它,就像一张名片一样到处发,来查明是否诱惑可以进阶到繁殖。

当然,这场诱惑的竞赛,如同每项激烈赛事,将创造出关于自恋满意度的巨大不平等,于是它也会产生许多孤单与失落。因此,我们可以预想的是,现代性本身这个诱惑资本的来源,会被许多人质疑。我想到的某种特别的反应,即为新法西斯主义社群或宗教社群。但我们并不一定要拥有这种未来。

我们可以思索另一种关于爱情的可能性路径。但如何思索呢?如何放弃进行歇斯底里地估价的需要?嗯,这个嘛,意识到我自己的一无是处,即可。是的,一无是处,我很没用。但请放心:你们也是。我们都是没用的。这种无用性是很容易证明的,因为,为了要寻求珍视,我需要另一半来欲望我,这显示了,我自身其实并不具有任何价值。我没有任何固有的价值。我们都假装有偶像;我们都假装自己是别人的偶像,但实际上我们个个都是滥竽充数之人,有点像街上的路人,他们全都表现出冷漠的样子,虽然他实际上已预期,并且算计出所有的目光都会朝向他。我觉得,越来越意识到这种一般的冒用性,这样的忧虑就得以缓解我们的恋爱关系。因为,我想要从头到脚地被爱,捍卫我每一个选择,那诱惑的歇斯底里存在着。因此,我想要看起来完美,以让他人可以爱我。我希望他们能够完美,这样我就可以确定我的价值。它会导致情人们沉迷于绩效,谁会像以前那样以绩效不好的结果分手呢。相对于这种态度,我呼吁温柔——温柔的爱。

什么是温柔?温柔意谓着去接受你爱人的弱点。它非关成为某种悲凉的伴侣照护者哟。它没那么糟。相反地,在温柔中,存在着许多魅力和幸福。我特别想到一种幽默,这种幽默,很不幸地,尚未得到充分利用。它是一种蓄意的尴尬诗歌。我指的是自嘲。对于那些由传统约束的、无以为继的伴侣们,我相信自嘲是得以忍受彼此关系的最佳途径之一。

亲爱的读者:本文结束了,非常感谢你的阅读。阅读是美意,分享是鼓励,如果觉得本站文章对你有用,请分享文章给你的朋友。你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本站电脑版此前长期一段时间下线了评论功能,目前已经恢复了,如果需要评论请使用手机访问或直接在下方填写,我们万分期待看到你的留言。

你可以通过下方的评论模块与我们进一步交流,评论内容不会公开展示:


提示:当前页面不支持阅读模式。

扫二维码添加微信

★ ★ ★ ★ ★

“感谢你的鼓励与陪伴,我们的坚持才有意义”

创新与发展 – 我的网络日志保留所有权利 欢迎各界朋友与本站交换友情链接或在本站投放广告,如有合作意向请直接与站务联系

测试文字 体验新版 站内搜索 测试文字 测试文字 测试文字 测试文字 测试文字 虚拟主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