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拒绝朋友免费做设计的要求?

2015.09.08 01:14:24 Monday 330 views

经常会遇到各种同学知道你是做设计的,就喊你免费帮忙做个设计画个图,特别理所当然的感觉,大家都是用什么样的说辞礼貌地拒绝的呢?

20 来岁的年纪,不大可能明辨所有劳动产生的价值与市场价格,以及其中所蕴含的各项成本。

若处在这年纪的人,向他人提出免费的需求,不一定是在心中有贬低对方的意图,或者存心占个便宜,有可能是他并不知道其中价值所在。

大部分国人,特别是未曾有过经营经验的人群,更是对人力、脑力、经验成本毫无感知。

中国有句俗语,叫隔行如隔山。隔在两个行当中间的那座山,除了代表各有所长的专业素养,更是体现了认识不同行当所创造价值的社会阅历与对隐形成本的意识。

当然,在这免费要求之中,也不乏,因不敢随意定价而给对方造成的蔑意的担忧。

但若对方明知你价值含量,还抱着占便宜心态对你提出要求,则是时候检讨一下自己,为何身边有这样人群出现。

好久没有与客户起矛盾的我,终于在上周没有控制住自己的脾气,发了脾气。

前几个礼拜,接到一个西餐厅的视觉项目,与我对接的,是客户方的执总。经过几次交谈后,基本确定了客户方的需求,因为是朋友关系引荐,我也答应先给出其中部分设计与报价,在认同价格并签订合同的基础上,再进行具体工作。不比稿、先签合同收钱再做事一直是我公司的基本原则。

其中,需要客户将 logo 的原文件提供给我方,在催促了多次经办人之后,对方只将一个 logo 的 jpg 图发给我,那图片约只有不到 60×80 像素,稍稍放大,便细节全无。我只好再与对方联系,告知必须提供给我 logo 的原文件。在这交谈中,对方的某些言论使我没能控制住自己的脾气。

首先。客户一顶高帽子扣下,美其名曰这是考验我公司实力的时候。这事我不是不愿做,而是真的做不了,就好比一个打满马赛克的脸,要我们帮忙恢复到清晰的五官,这不是水平不水平的问题,而是根本做不到的问题。

我依然耐着性子告知客户我的难处所在,但对方却说,早年他也学过 PS 与 CDR 等软件操作。正是这句话,让我大为恼火。

道、法、术、器、势。在外行人眼里,其他行当的人,完成自己的工作,充其量只是在用“器”而为之。

失去一个不懂我们价值的客户,也未尝不是好事。

大部分国人的成本意识中,掌握“器”所需的时间与周期,决定了他们心目中对于“成本”一词的理解。

一位钢琴演奏家,在旁人看来,他“器”的成本,不过买架钢琴,苦练数年。

一位美发师,在旁人看来,他“器”的成本,不过一套刀具,苦练数年。

一位设计师,在旁人看来,他“器”的成本,不过一台电脑,一套软件,学习数月。

有人找你免费忙帮,那只是因为,在他眼里,你的技能不过是在掌握了电脑操作后,自然自带的一项能力罢了。在他们心中的观念是,若他们也有时间学习电脑操作,同样可以完成你的事情。

学会电脑与软件操作不值钱,自然他们也会心安理得的提出“免费”的需求。

所以,这问题,其实不是在问,如何避免让自己沦为免费的劳动力,而更多,是因为自己的能力和价值不被认同与肯定而产生的纠结苦恼。

你的价值,贵与不贵,不是自己给自己贴上一个有价无市的标签就算完事。价值的高低,最终还是需被市场认可,而被市场认可的前提,是你曾经抓住了展示自己的机会。

对于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机会的获得往往是转瞬即逝的,抛开过于功利的心态,遇到机会,便去把握。

我总记得以前在哪里看到的这样几句话。

1)、公众场合,明明能给大家 show 你的上限,为什么不?

2)、你的分享并不是免费的,长远来看,它能带给你的正面影响是无价的。

说到这里,我需要强调,我并不是一个好好先生。我只帮朋友。朋友不等于所有认识我的人。

这是发生在前几日的一件事,给我提出要求的,恰好也是我的同学。

第一段:兄弟,俺相当挑剔啊!不是心中有品位的人我不求的。关键是确实需要点儿你的美学,不一定要你画。要你给些意见。

(虽然我常晚睡,但晚上十点后不习惯被人打搅。求人办事,就要有个求人办事的样子。熟与不熟,不是叫声兄弟就可一笔带过。敢情您家装房子,我沦为免费劳力,还得谢您恩赐啊!合着是为您出谋划策我深感荣幸啊!先学会怎么说话,再发信息吧。)

第二段:我自己会做图,就是布局上需要你的建议。

(这话怎么听起来有一种,我会 CAD 就会室内设计的感觉啊!)

第三段:热天过完交房,大致布局我做完,来找你,小问题耽误你半小时(吃饭时间不算)。

(我缺你那餐饭?)

展示自己能力的机会固然重要。虽我并无太大功利之心,但到了我这年纪,我还要看看展示给谁看。在歌剧院跳舞,我会成为艺术家。在广场上跳舞,我只能沦为大妈。

再回到问题来,如何拒绝朋友免费做设计的要求?

通常,我会先判断,对方是否真的需要我的帮助。是的,我虽然在前面强调过,我帮朋友都是免费的。但前提是,我会先判断一下,他们是否真的需要,还是只是心血来潮。

一个好友,突然失恋,心血来潮想在身上纹些东西,给我打电话,要我帮他画个图案。我相信不需我说,各位也能判断,这需求是他真实需要,还是心血来潮,对于这样的要求,我自然是不会答应,既然又是朋友,我当然可以讲出自己的理由。

如果对方的需求是真实的,并且需要你来帮他解决某个难点。不要犹豫,如果自己力所能及,如果时间上安排的过来,如果我真的把他当作朋友。

帮他,也是在帮我自己。

很多人问,说来说去,我还是没有回答如何决绝。所以,我决定还是再说的具体点。

自损?(我只是个 XXX 这套说辞!)

自抬?(我很贵的哦这套说辞!)

如果今后你还打算在某个行业里继续发展,这样的方式还是不要。今天你用能力不足或可以提高自己价值的理由拒绝了他人,那能力不足与不好相处的标签就会在他人印象中伴随你很多年。

我的方式,不一定适用于所有人以及所有行业,我还是只说我自己。如果我想婉拒对方的要求,通常,我会在询问对方的需求后,告知对方,由于行业与专业细分,爱莫能助。

例:

A:帮我弄个 logo 吧!

I:logo?怎么了?注册了新公司啦?

A:是呀,之前小打小闹,现在想正规一点。

I:恩,logo 是一个公司对于客户第一印象的载体之一,做好一个 logo 有很多讲究的,从取名立意,到图形识别,都是需要专业人士的,不是找个会电脑的人随便弄弄就好的,我是做摄影(或者说做其他视觉相关)的,和你需要的平面专业有区别,不过周围很多朋友做的不错,有机会我给你介绍一下,你自己去谈吧!

一来,在交谈中,谈出自己的专业度,二来,告诉对方术业有专攻的差异化能力。相信对方是可以理解的。


【我的情况】

我本身不学设计,做文案,但喜欢自己鼓捣些设计软件,又太露锋芒,常有朋友请我帮忙做些设计。比如说帮实习时的学生的舅舅的烧味店做产品海报,或者是帮在花店做兼职的朋友的老板娘做花店宣传册,简单些的还有各种纪念书签、社团海报,也有电子杂志、淘宝店相关……。

最奇葩的是,有一次我正在写稿件的时候,有个师兄让我帮他 P 一张图,把一棵树做成另一种效果吧,做个时尚类的杂志页面之类的,要命的是,那是他的一个朋友正在考 Photoshop 二级考试的题目,偷偷上网求人帮忙,结果师兄就找到了我。

由于我本人还是学中文系的,于是除了设计以外,也会有各种命名、对联、企业简介、点子等等奇葩求帮忙。

【人们觉得找你就对了】

人们总是觉得,设计嘛,写几个字嘛,虽然我不会,但是既然你会你喜欢,你一定乐于答应,退一步想,又觉得设计没什么了不起的,所以才能随时使唤。但最主要的原因是——找你设计不花钱。

就像上文中花店和烧味店的例子,熬夜了,给了几个方案,对方还要修改再修改,但最后我是没有吃到一块叉烧没收到一片花瓣的。花店那次,对方很理直气壮的说,我今晚就要哦,当时你正在公司加班呢,而她说:我今晚就要哦(当然后面会有颜文字、爱心或吻的表情再来句辛苦啦还是你最好)

是因为你的设计不值得对方付钱吗?这可能因人而异,但劳动前彼此心中有底细的,你再差差不到哪里去,不过是因为朋友间的费用计算公式没有共识,彼此想不到一块去,加上你的性格可能真的很软,挨不了对方磨两磨就缴械开软件了。

设计是一种智力输出,是生产力。遗憾的是在许多请你帮忙的人的意识里没这回事。

【要怎么婉转拒绝】

有些人觉得,你直接说:没时间。

那对方可以说,我不急的,你有空帮我做就好巴拉巴拉。你没可能整个夏天都没空的,你始终还是逃不了悲惨世界。

说得太硬,不干!你当我是什么!免费劳动力啊!可能会伤感情。

看来对朋友型的揩油者,我们的婉拒需要更有技术含量一些。

【来一招】

我最近自创一招是:

在对方还没提“免费”(一般人不会主动提)时,你就要枪好时机说:

“你们的预算是多少?我可能有点贵哦”

说“我比较贵”的目的:让对方知道,别人找你做事情,是要给钱的。你是靠这个赚钱的。而且你还是混得比较好的那种,还比一般的贵,更不可能是免费午餐提供者。

说“你们”是把事情变成针对对方的公司对方的单位对方的朋友,而不是针对你的朋友本身,可以缓冲一下情绪,来个“哦”气氛友好轻松又在谈严肃的工作事宜。

要是他听你这么说,还说让你做,反正你话说在前头,你可以往贵了收钱,当然还可以打折扣。

当然延伸开来,可以发个报价单给对方,也可以说我最近手头很忙,我让同事帮你行不,我尽量让他收少一点,也可以有千千万万的变化的方法,因人而异,因对方与你的关系而异。

【劳动是光荣的】

劳动是光荣的,追求回报说是合理的,何况在如何婉拒朋友要你免费做设计这个命题里,根本不是“追求”是讨血汗薪。

我愿意为你通宵去设计,事成之后你也得让我心情稍微有些舒爽,大家才是好朋友嘛对不~不然你想要我就给你变出来,想要我插刀我就插刀,插完刀我肝脏积毒素双眼变熊猫,你拍拍屁股说声谢谢就走了,我以后还怎么出来混啊。

当然如果对方是个清纯无害的小女生或女神,那是无所谓的,问题是,找你免费帮忙的人,是吗!?

不多说了,我要去找朋友帮我免费设计了,各位看官中的设计师朋友们帮个忙呗~


有一次去看大夫,其实也不能算看大夫,在医院附近办完事儿临近中午,顺路去看望一个当大夫的朋友。

大夫朋友在普通外科,进去的时候她正在看病人,我坐在一旁等。

诊断完两位患者,我俩抽空打了个招呼后,进来一位中年男人,急匆匆的拿着病例,摊开到桌子上。

大夫朋友接过病例,边看边伸出手:“挂的号呢?”

“没有挂号,我是在你们这儿看过的。”

大夫朋友秀眉一挑,把病例合上,递还给中年男人:“先挂号去。”

“我是在你们这儿看的病,嗷,每天检查一下,还要每天挂号?哪有这样的道理?”

大夫朋友的脸色,缓缓由白转青,“之前不是我给你看的,现在你想要我给你诊断,必须挂号。”

“我一个星期来看 4 次,都是你们医生给看的,次次都挂号?你们赚这个钱,也太黑了吧!”

大夫朋友头也不抬的说到:“不挂号,就是对我的不尊重。”转而开始收拾桌面,天气预报前一秒新闻联播主播的样子。

眼看午饭前要撕上一逼,我赶紧站起来,接过病例,批评到:“小 L,怎么能这样对待病人呢?这位师傅,来,我给你看”

中年男人瞪了大夫朋友一眼,走到我身边。

我边翻病例边问:“还疼么?”

“有时候疼,有时候不疼。”

“开的止疼药吃了么?”

“吃了。”

“那伤口痒么?”

“不痒啊,就是有时候疼。”

“不痒?不痒就有问题了啊。”

中年男人紧张起来,看了我一眼:“啊?有问题,有什么问题?”

我紧皱眉头,翻到病例最后一页,发现,是空白的。于是我又翻到第一页,从右往左仔细阅读到第二页。

“应该发痒的,不痒问题就很严重了,得补做一个微创小手术。”

中年男人跟着我的目光仔细的看着无论从内容还是笔迹上我俩都看不懂的病例,虚汗都下来了:“大夫,是,是什么手术啊?”

我合上病例,递还给他:“放心,小手术,做之前会给子宫打麻药的,不疼。”

中年男人愣了一会儿,脸色终于也由白转青,大声叫嚷到:“子宫?我一个男的哪儿来的子宫?你究竟会不会看病?是不是医生啊!”

我本来也打算当一把主播收拾桌面,哪知道桌面已经被处女座的大夫朋友收拾的整整齐齐,我伸出的手只好在电脑屏幕上随便摸了一把,抬头看着中年男人道:“我当然不是医生,我也是来看病的,我每天过来找 L 大夫,每天都挂号。想要免费的诊断,这一层楼你只能找我,只有我是不要钱的,我也好为人医,我给出的结果就是让你给子宫打麻药去。要想找她看”我指了指努力憋着笑的大夫朋友,“得花钱。”

挂个号 4 块 5,画个图 4 百 5,做个设计 4 千 5,咨个询 4 万 5,这些价格都代表服务提供者原先刻苦学习和现在辛勤劳动的价值。不想花钱,又没其他东西可作交换的,那也就只配得到一个价值几乎为零有时候还是负数的方案。

我当年的工作是专门给人提供#$%~的,偶尔一些朋友或者熟人也会让我帮忙来#$%~一发,交情值这个价我又有空的,我会约个时间一起喝杯咖啡或者电话沟通 1 个多小时,给出个相对而言比较专业的结果。

对于泛泛之交还理直气壮认为我闲的蛋疼不做无意之事何遣有生之涯的人,我会直说:一般这样的一单公司收多少,我自己从公司拿多少。我几乎不免费给人做,偶尔想睡姑娘的时候,为了拉近关系制造机会,我也不收钱。你看,你是按照我从公司拿的价不开票我给你做了,还是你换上漂亮衣服咱们约一天我给你做了?

亲爱的读者:本文结束了,非常感谢你的阅读。阅读是美意,分享是鼓励,如果觉得本站文章对你有用,请分享文章给你的朋友。你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本站电脑版此前长期一段时间下线了评论功能,目前已经恢复了,如果需要评论请使用手机访问或直接在下方填写,我们万分期待看到你的留言。

你可以通过下方的评论模块与我们进一步交流,评论内容不会公开展示:


提示:当前页面不支持阅读模式。

扫二维码添加微信

★ ★ ★ ★ ★

“感谢你的鼓励与陪伴,我们的坚持才有意义”

创新与发展 – 我的网络日志保留所有权利 欢迎各界朋友与本站交换友情链接或在本站投放广告,如有合作意向请直接与站务联系

测试文字 体验新版 站内搜索 测试文字 测试文字 测试文字 测试文字 测试文字 虚拟主机